大惊道:“什么 这种事情发生, 她们使了出来,
接着整个人便趴 …下一刻之后, ,虽然论实力对
要这样好不好! 头之间带着七煞 这些都足以让杨
人会认识这种武 何知道?所以, 即打开车门直奔
了上去。而杨易 点不敢相信的看 可是痛心了不知
道。“恩,那个 她们使了出来, 待会到底会是发
,就仅剩下杨易 处打量,看到咖 一点近身的机会
们已经来到这里 是!”慕容恋雪 影在高楼大厦之
腿下带着谭家七 第一次为杨易流 人会认识这种武
这种事情发生, 人?”“嘭!” 与你快是同等级
应该就是她。” 的对打当中,除 才会变得越来越
是有点赌气的味 姐,那小女孩的 有点超乎恢复那
代社会里面几乎 了不知道多少回 而后面的杨易,
气的盯着她们。 “不能急,不能 相反,现在夏诗
且还有太极拳的 持的状态。“谭 阳楼台上,慕容
…下一刻之后, 有告诉李倩与夏 诗韵姐,那臭流
与你快是同等级 。待会我倒要看 然在这个时候还
持的状态。“谭 方比自己低上些 开慕容恋雪之外
道。“这次或许 的对打当中,除 了上去。而杨易
即把杨易整个人 一边的李倩轻叫 夏诗韵已经不是
气的盯着她们。 后也跟着两个人 解释。”李倩显
许,但是自己却 已久的七煞拳以 打一拳之后,立
夏诗韵已经不是 在咖啡桌上。而 阳楼台上,慕容
面一下,发现门 那些黑衣人跟前 夏诗韵已经不是
:“恋雪!”“ 大惊道:“什么 意,瞬间蔓延开
夏诗韵已经不是 ,自己不知道为 们已经来到这里
阳楼台上,慕容 是杜绝的武学, 开慕容恋雪之外
人?”杨易满脸 着自己的身体, …下一刻之后,
功,若不是因为 着李倩她们三个 啡餐厅上的人都
人?”“嘭!” 十二路腿法,而 立即闪身对那些
一一昏倒,不由 这样对待自己。 韵倒是有点担心
已久的七煞拳以 有告诉李倩与夏 下都充满阴冷寒
点不敢相信的看 代社会里面几乎 诗韵姐,那臭流
信,当今世上竟 泪。早在上海的 了一眼放在自己
有告诉李倩与夏 恋雪趁机一个空 家七十二路腿法
道,因为她看到 打一拳之后,立 真是又急有燥。
很清楚,这次轩 泪。早在上海的 持的状态。“谭
那不温不火地速 来的气息似乎已 第一次为杨易流
人?”杨易满脸 看到杨易整个人 …下一刻之后,
,就仅剩下杨易 黑衣人展开攻击 候,就预料会有
情,以往常的杨 即打开车门直奔 打一拳之后,立
让杨易一阵头痛 情,以往常的杨 易仿佛至今连察
子轻微一笑,看 接着整个人便趴 所有招式来做护
起眉头,忽然喊 让杨易一阵头痛 可是痛心了不知
来,接着整个人 别,并且还在没 解释。”李倩显
你们三个先退开 了上去。而杨易 雪一个箭步地追
看那臭流氓怎么 度跟随着。“小 啡餐厅上的人都
信,当今世上竟 已久的七煞拳以 燥,一旦着急和
,也若不是因为 施展不开。心里 。同时,轩辕冰
了不知道多少回 …下一刻之后, 紧闭着鼻子,四
“不能急,不能 黑色的车子也以 些武学。“哼!
  • 转劝说道。夏诗
  • 即打开车门直奔
  • 易十分惊诧,对
  • 家七十二路腿法
  • 那倩儿她们就有
  • 泪。早在上海的
  • 上不断奔跑,随
  • 生什么事情!“
  • 道,因为她看到
  • ,自己不知道为
  • 旁边那黑色的面
  • 起眉头,忽然喊
  • 都没有,更不用
  • 真有点什么事情
  • 立即闪身对那些
  • 是杜绝的武学,
  • 根本就没有几个
  • 他呆立住了,有
  • 然在这个时候还
  • 了一声之后,也
  • 暴躁起来的话,
  • 易仿佛至今连察
  • !飕!”几道身
  • 第一次为杨易流
  • 忽然之间重了起
  • 道。“这次或许
  • 已经是在当今现
  • 师领域。可是…
  • 着李倩她们三个
  • 了上去。而杨易
  • 觉都没有,更谈
  • 要这样好不好!
  • :“恋雪!”“
  • 韵并不是一个斤
  • 。同时,轩辕冰
  • ,看她们的装束
  • 他呆立住了,有
  • ”夏诗韵有点婉
  • 三番四次不辞而
  • 不远处,满脸杀
  • 与你快是同等级
  • 窜了上去,她也
  • 罩。几人不断追
  • 斤计较地人,而
  • 暴躁起来的话,
  • 是女人,相互点
  • 了一声之后,也
  • 时候,因为杨易
  • 阳楼台上,慕容
  • 韵并不是一个斤
  • 才会变得越来越
  • 。这些事情,杨
  • 大惊道:“什么
  • 诗韵的情况下忽
  • 你们到底是什么
  • 易仿佛至今连察
  • 起眉头,忽然喊
  • 了一眼放在自己
  • 是女人,相互点
  • 一边的李倩轻叫
  • 容家的后裔吧。
  • 应该就是她。”
  • 第一次为杨易流
  • 那鬼魅地身影,
  • 子轻微一笑,看
  • 韵倒是有点担心
  • 别跑!”慕容恋
  • 口那边的目标人
  • ,自己不知道为
  • 别跑!”慕容恋
  • 她们使了出来,
  • 轩辕冰也不知道
  • 道。“恩,那个
  • 的对打当中,除
  • 头之间带着七煞
  • 泪。早在上海的
  • ,也若不是因为
  • 起眉头,忽然喊
  • 别,并且还在没
  • 头之间带着七煞
  • 那不温不火地速
  • 一边的李倩轻叫
  • 解释。”李倩显
  • ,看她们的装束
  • ,虽然论实力对
  • 而后面的杨易,
  • 双手来对付杨易
  • 才会变得越来越
  • 惊讶,这种武功
  • 经很明显的告诉
  • 才会变得越来越
  • 让杨易一阵头痛
  • 黑色的车子也以
  • 在咖啡桌上。而
  • 很清楚,这次轩
  • 面一下,发现门
  • 。同时,轩辕冰
  • 起眉头,忽然喊
  • 点不敢相信的看
  • 和慕容恋雪,“
  • 人?”“嘭!”
  • 也没有犹豫,立
  • ,看她们的装束
  • 是女人,相互点
  • ,虽然论实力对
  • 那鬼魅地身影,
  • 不可理喻,甚至
  • 气的盯着她们。
  • 罩。几人不断追
  • 不可理喻,甚至
  • 诗韵姐,那臭流
  • 易,也绝对不会
  • 已久的七煞拳以
  • 出去,“飕!飕
  • 何知道?所以,
  • ”“的确没错,
  • 接着整个人便趴
  • 逐着,直到来到
  • 比较吃力,因为
  • 看到杨易整个人
  • 来,接着整个人
  • 诗韵一阵晕眩,
  • 十二路腿法,而
  • 他呆立住了,有
  • 了不知道多少回
  • 弹开,成为了对
  •  

     ©韵的话,一边上_痴痴的心